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小丁干小云
小丁干小云

小丁干小云

房东的女儿是一个活泼大方的女孩,今年刚读大学一年级,和许多的新生一样,话很多又爱笑。

  「啊!丁大哥啊!好久不见了°°」
「哦!是小云啊,大概有三个月没见到你了吧!」小丁应道。

  「是啊!人家准备联考嘛!」她吐了一下舌头,好像是说∶「好险!总算考上大学了。」

  「来收房租的吗?」小丁回头问道。

  「是啊!妈妈要我来收房租,顺便和你们这些大男生打个招呼!」「告诉我们,你考上了大学,是不是?」小丁调侃道。

  「不是啦!只是好久没看到你们了啦!」

  「那麽!随我来吧!今天放假,大概人都走光了。」小丁领头走在前面。

  「没关系,我也只是闷在家里心里慌,随便出来走走!」小云跟在後头说道。

  进了房内,小云就像回到自己的家一样,东摸西摸摸的。

  床上的一滩淫水才刚留下的,湿淋淋的一片,显而易见。小云大概也看到了,心中也明白了个七、八分,脸不由的红了半边,便坐在椅子上,不说话。

  「该死!怎麽忘了这回事!」小丁在翻抽屉,凑房钱,一边心里不免滴咕着。

  而小云也实在穿的太随便了,大概午睡刚醒来,随便套件衣服就过来了。

  她脚上穿了一双大拖鞋,身上则是一件长及膝盖的大衬衫,她随便找了条带子往腰间一系,便当是两截的连身衣,而衣衫内隐隐约约的,便是一条粉红色的小巧的三角裤,和一条白色的胸罩,那玲珑有致,凹凸的线条,呼之欲出。

  小丁心想∶「没想到,小云长得这麽漂亮。怎麽,以前就没注意呢?哦!

  大概是考上了大学,就女大十八变了吧!」

  小丁也不再找钱了,只是直望着小云的玉体发呆。

  「如果没有房租,那我就要走了!」小云站起来就要走。

  正好两个人的目光,「砰」的一声,不期然撞在一起。

  小云向门走去,却被小丁一把抓了回来∶「有的,你等一下,我一会就给你!」小丁也不知为什麽要留住她,只是觉得非要留住她不可。

  小云被他这麽一触,原本红着的脸,显得更加绯红,她亦不知不觉的又坐回了位子。

  看见小丁一头热的在找钱,「没有就算了,明天再给好了。」小云望着他说。

  「有的啦!就是不晓得放在哪里了!」小丁停下说。

  这时,两个人的目光,又触在一起,两个人都不免心惊了一下。

  「好美的眼睛,那风情万种眼神,以前我怎麽从没有注意到呢?哦!怎麽办?

  怎麽办?我怎麽搞的,她怎麽还不走?」

  气氛一下子沉重了起来,两个人都默默地不出声。

「羞死了,让他看出来,那可怎麽办?」小云低着头,脑袋轰轰然一片混乱。

  「怎麽搞的?好端端的却脸热了起来!」小丁敲了自己的後脑袋,闷闷的想。

  也不晓得经过了多久,小丁终於找到了早已准备好了的房租钱,送到小云的面前,但是,一不小心,钱却掉了下来。

  该死啊!钱拿得好好的,怎麽会掉下去呢?而且正掉在粉红色三角裤的衣衫外。

  「该死!」小丁狠狠地咒骂着自己。

  而小云却羞的一直不敢抬头,手里捏着那一把钱,捏得紧紧的。

  小丁不自禁地蹲了下去,扶起小云的粉脸∶「啊!好美的一双眼睛啊!」「嗯!房钱拿了,我要走了。」小云说着,便要往门口走去┅┅这一次小丁不知哪来的勇气,一把地把她拉进怀里。

  「不要这样嘛!人家会怕的,人家真的要走了嘛!」小丁深深注视着小云多情的眼眸,看得那麽深、那麽真,那麽的不畏惧一切。

  然後,他俯下身去,吻住她的一片绯唇,她扭动了一下身子便不再挣扎,任由小丁在她的唇上探索。

  「嗯┅┅嗯┅┅嗯┅┅」小云让小丁吻得忘情的哼呢道。

  小丁吻遍了她的红唇,和唇内的一片神妙世界,越吻抱得她越紧,直抱得她的大衬衫提了起来,露出下身的粉红色三角裤来。直抱得她踮着脚尖,紧紧依偎在他宽阔的胸膛上,像只柔顺的小鸟似的。

  小丁的手,甩劲地抱着她,然後慢慢抚摸起她的背後的一片平滑的肌肤,并打开胸罩後面的小扣。乳罩一松,他的手又把她的衣服用力全往上提,那条带子便掉落在脚下,浑圆的玉臀裹在紧身的三角裤内,仍然掩不住那优美的线条,和弹性有致的肌肤。

  他把她的衬衫直拉到颈边,好使他的一双手能直接的触摸着她背後的那一片平滑雪白的肌肤。他的动作愈来愈热情,後来简直有点变成疯狂了。

  「喔!不要┅┅不要┅┅小丁┅┅不要┅┅我要走了┅┅不要不要┅┅我我┅┅嗯┅┅」小云在他的怀里挣扎呻吟着。

  小云的脸上,红得像柿子般,小丁的也是。

  小云的呼吸声愈来愈急而短促,小丁的也是。

  小云开始忘情的哼些没意义的字眼,而小丁却只不顾一切的吻封她的一片红唇、她的眼睛、她的项颈。小云没有稍动,只是仍然踮着脚尖,迎吻着小丁疯狂的舌尖。

  两人如火如荼,如胶如漆的吻着,已置身於忘我的境界。

  良久°°良久之後,双方都觉得喘不过气来,才意犹未尽的分了开来。

  但是,稍顿,小丁把头低下,猛张口咬着那如葡萄般的乳头,就像小孩吸乳般的吮动起来。同时一双怪手也不老实,朝着小云的阴户乱抚乱摸,摸得她淫水如撒尿般的沿着玉腿流了下来。

小云一经爱抚,全身觉得异常舒服,不由得双手揽着他的腰,同时耸起胸脯,把着那对深具弹性、且一把可握的玉乳紧紧的贴着他的嘴,而且挪出一只手,如搓面条般地搓着小丁的小家伙。

  小丁的手爱抚她的阴户时,指头可也不停的插入在抽动,一种「吱吱」的怪声也就由小穴里传了出来。

  这时小云给他弄得双脚几乎无力支撑,身子也就不停的摇幌,肉紧的把乳房磨着小丁的嘴,小丁是满嘴唇都长有短胡子的,她如此的磨擦着,使她更觉趐痒难耐。

  看她紧闭着媚眼,咬紧着银牙强忍着痒趐趐的煎熬,小丁看见她闭着眼在享受,心里的欲火不由的上涨,不禁的把手放在她的粉臀上,出其不意地用力挖着她的屁眼。

  这下子不得了,只闻小云如生小孩般的哀号∶「唉唷!小丁┅┅你要死了,我前面让你挖,怎麽後面没门你也要硬闯?哼┅┅你┅┅你真坏┅┅」小丁听了,觉得似乎好笑又好气。

  她为了怕他再次去挖自己的屁眼,於是後退把屁股往椅子一落,同时双脚并着放在椅子上,且把上身靠着椅背。当她坐定,一眼即瞧见小丁那一厥厥抖动的大鸡巴,於是招手要小丁向前。

  小丁会意,立即三步当两步的向前跨出。

  当小丁走到她的面前,他尚不知她有何企图。可是刹那间,小丁的鸡巴已被她牢牢地握在玉手上,而且小云的嘴也如同啃甘蔗地对着他的鸡巴猛啃。

  她啃中带舐,起先是由鸡巴的根部往龟头移动,而到了马眼之处即伸出香舌猛舐了起来。

  这一下子,小丁被她用舌尖舐的又趐又痒,那鸡巴无形中愈发威,险些儿把精液也射了出来。小丁忙把她的头推开,不再让她舐。可是在这节骨眼,小云是愈舐愈过瘾,岂肯轻易罢手。

  小丁见不能提开,本想让她继续舐下去,可是一想,要是真让她给吸出了精,那可就没有戏唱了,权衡之下,非提开不可。於是小丁把上身微弓,把右手伸到她的背後,狠狠地朝着她的屁股打了一下。

  也不知是小云不甘心屁股被打,或者是受了惊吓。当小丁的手打下之後,她的嘴巴突然咬了下。

  这下子可不得了,只见小丁猛退了三、四步,踉跄的跌坐在地上,同时双手紧紧的抓着那根的命根子,痛得眼泪都掉下来,不由声色俱厉的骂道∶「唉唷喂┅┅小云┅┅你┅┅你这骚货,你是不是存心让我不能传宗接代,你┅┅你太狠心了┅┅唉唷┅┅」

  小云可能是惊吓过度,傻楞楞地站在那儿。但是,稍後,她呜呜地哭了出声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几分钟,小云的哭泣声停了,小丁痛苦的叫声也静止了。

  也许小云自己觉得错了,她先开口道∶「小丁哥,我知道我错了,可是我又不是故意的,谁叫你要突然地打了我一下屁股,否则也┅┅」小丁气犹未消,怒冲冲的道∶「哼!还好,没有被你咬断,否则我这一辈子可要白活了。」

  小云见他怒气未消,於是走了向前,依偎在他的身旁,撒着娇说∶「小丁哥,你就消消气,原谅我这一次吧!我赔你就是。」小丁不经意的道∶「怎麽赔法?」

  小云红着脸说∶「我是个未出嫁的女孩,我顶多只能让你摸摸我的身子,你若想进一步,那可免谈。可是,我既然咬痛了你的命根子,那一切就随得你了。」小丁听了,一跃而起,一切彷佛都没有发生过似地,他结结巴巴地问道∶「小云,你┅┅你是说,我能把鸡巴插进你的小穴里,是吗?」小云闻言,羞答答地把头甩到一旁,吃吃地道∶「小丁┅┅你坏死了┅┅你明知故问。」

  既已得小云的允许,小丁便如饿虎扑羊般地扑了过去,把小云扑得四脚朝天,立即把鸡巴抵在洞口,稍稍地插入,但是洞内涩得很,很难插入。小丁已有经验,女人的阴道若没有润滑,那麽干起来是一点也得不到乐趣,想想小云的洞里既然刚刚所流的淫水已乾了,那就是再急也无济於事,於是他收敛了冲动的情绪,再度的来个前奏曲。

  小丁把整个身体压在她的玉体上,而嘴巴含着左边的乳房,对着乳头吸吮了起来,而右手用着食指和拇指如搓汤圆般地搓着,左手也不闲着,由上往下游动到达穴口,先对准阴核发动攻击。

  经过了片刻,淫水已汩汩流出,小丁突然把中指滑入穴内,如陀螺打转般地转着。

  小云仍是未经人事,哪经得起小丁的上下夹攻,她的身子就好像触电似地一阵颤抖,且随着小丁指头的节次,气息急促地在他身边道∶「小丁,我┅┅我全身热死了┅┅我浑身都难受┅┅嗯┅┅」

  小丁虽谈不上战场上的老手,但稍有经验,知道此刻的她已是欲火如荼,难以把持的时候。

  「小丁,你┅┅你就别再逗了┅┅快┅┅要就快┅┅否则我会熬死的┅┅唉唷┅┅」

  小丁心想∶「小云从外表看起来就是一副淑女相,怎麽春情一动又像个荡妇?

  好吧!就让我用鸡巴来收拾你吧!」

  於是小丁把中指抽出,而用左手握着鸡巴,使得龟头抵在洞口。他没有立即把鸡巴插入,而仅摇动屁股,使得龟头和穴作表面上的磨擦。

  小云已实在忍不住了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贪婪地斜着小丁的下身那根既粗又长的大鸡巴。小云满脸通红,呶着嘴道∶「小丁┅┅你┅┅你能快一点插进去吗┅┅我的妈┅┅我实在受不了┅┅就算是我求你┅┅嗯┅┅」「云妹┅┅你真的愿意让我插吗┅┅不後悔吗?」小丁装着如君子般地问道。

  「我┅┅哎呀┅┅你真是的┅┅」小云此时已顾不了什麽颜面了,她太饥渴了,她太需要了。於是她伸出小手,握着那直打转而久久不进洞的鸡巴说∶「亲哥哥┅┅你的鸡巴┅┅烫的很┅┅快点插进去┅┅否则天气冷┅┅逗留在┅┅在外面┅┅会着凉┅┅」

  小丁知道她迫切需要,故意打趣道∶「谢谢你的关心,不过我这小兄弟时常做运动,它健康得很,相信它是不致於着凉的。」小云闻言,把个眉头缩成一团,怒不可遏地道∶「好吧!你别想再逗我,你不想插进去,那我就自已来。」

  小云话一说完,就把双腿打得更开,扭动着雪白的粉臀,把个肥涨饱满的阴户向上抬了高,而迎向那根又粗又长的大鸡巴┅┅小丁见状,也不先打招呼,猛的腰干打直,屁股向上一抬,就来个向下俯冲。

  这一个上的俯冲,下的突击,使得小丁那根足足七寸有馀的大鸡巴全根没入,仅留下两颗睾丸在洞外直幌着。

  「卜滋」一声,然而当鸡巴冲破了处女膜,龟头深抵花心之後,小云痛得热泪双流,全身颤抖,几乎要张口叫了出来,想是痛极了,双手不住的推拒,上身也不停的左右摇动。

  就这样拥抱了几分钟之後,阵痛才稍微减弱,於是小丁轻声的在小云的耳旁道∶「小云,忍耐点,这是避免不了的事,刚被破瓜的都是这个样子,现在可好些了吗?」

  「嗯┅┅好些了┅┅刚才实在痛死我了┅┅嗯┅┅不过现在还好啦┅┅里面┅┅」

  「啊呀!小云呀┅┅是不是又趐又痒又麻?你淫心已动,要我再继续是不是?」「不要这样说嘛!这┅┅多难为情┅┅不过,你可要轻一点┅┅我怕┅┅受不了你又长又粗的鸡巴┅┅」

  於是,小丁把龟头从她的洞里慢慢地抽了出来,又缓缓的插进去,如此细致的功夫,最能逗引女人了,这是情欲升高的一种无上技术。这样轻抽慢送的约有十来分钟之久,果然小云是淫水如泉,洋溢而出,娇喘连连,显然淫狂快活,情不自禁的摇起她的蛇腰,向上迎凑。

  此时她是苦尽甘来,春情荡漾。媚眼如丝,媚熊迷人,更使得小丁欲火如炽,紧抱起她的娇躯耸动着屁股。

  一阵比一阵快,有如急雷闪电。

  一次比一次猛,如双虎搏斗。

  一下比一下深,有如矿工采炭。

  就如此不停的拚命的猛插,有时还将龟头抽出来,用肉棱子揉搓其阴核。

  只见小云媚眼轻张,娇喘连连∶「丁大哥┅┅丁大哥┅┅我┅┅爽┅┅啊┅┅好舒服啊┅┅加油┅┅加油┅┅干┅┅干呀┅┅嗯┅┅太美了!」小云的小阴户内淫水泛滥,被龟头的肉棱冲刮的「噗叱!噗叱!」奏出一派浪漫无边的音乐来。

  小丁一看,小云如今淫兴已达沸点,斯文的插法已不能满足她了,於是改变了一下战术,俯身抱紧她的蛇腰,然後便朝下的猛冲猛撞,如饿虎扑羊,直撞得她双臂紧拥着他的背部,股,玉臀则大力颤动,用力迎凑着他的抽送。

  同时娇颊艳红,樱桃唇微开,如一朵蔷薇艳丽动人,且口中直呼道∶「丁大哥┅┅吻我┅┅吻我┅┅喔┅┅用力┅┅喔┅┅嗯┅┅哦┅┅重一点┅┅唔你真厉害┅┅唉唷┅┅啊┅┅升天┅┅爽死了┅┅丁┅┅大哥┅┅你┅┅ 好棒啊┅┅我好喜欢你┅┅」她一面娇哼着,一面疯狂的扭动屁股,极力迎凑,同时双手紧抱着他,加重抽插。

  小丁一看,知道是她要出精了,忙用劲抽插,一面狂吻香颊。

  果然不久,小云混身颤抖,阴户一阵收缩,一股热辣辣的阴精直泻而出,洒得小丁的龟头全根发烫,同时娇躯软绵绵的平摆四肢∶「唉唷┅┅哟┅┅丁大哥┅┅我好舒服哦┅┅从来┅┅不知道┅┅这麽好┅┅好棒啊┅┅」小丁稍停了一会,便又继续了抽送,单枪再战,驰骋了四十来下,果然精关一松,马眼一张,火辣辣的阳精直射而出,浇上花心。

  「美┅┅好美啊┅┅舒服啊┅┅哦┅┅哦┅┅丁大哥┅┅我┅┅」两人经过了刚才的一阵撕杀,不禁紧紧的相拥而眠。

  时光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到了晚上七点多的时候,小云醒了过来。这时,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,照射进来,洒在两个男女全裸的身体上。

  小云坐了起来,看着小丁的胴体发呆。一面又想起了下午的那一阵撕杀,不觉阴户内又流出了一阵阴水,使得沾满了红白淫水的床单,乾了又湿。

  她看了看小丁的那根软了下来的香肠,忍不住俯上身去,用手摸了一摸,然後┅┅

  然後,吻住小丁的唇,那麽轻轻的,几乎让人察觉不出来。

  但奇怪的是,小丁就在她的樱唇盖上一刻,突然醒了过来,便一拥抱住了她的肩头,翻了身把她压在底下,紧紧拥吻着她,直吻得小云喘不过气来。

  「嗯┅┅哦┅┅嗯┅┅丁大哥┅┅我会窒息啦┅┅嗯┅┅」小丁没有理会她的戏闹,仍然热情的吻着她的唇,然後沿着香颈慢慢往下游动,吻住了她的奶头,用力的吸吮。他用舌头转着,小云不自主的浪叫了起来∶「啊┅┅嗯┅┅丁大哥┅┅丁大哥┅┅哦┅┅好痒┅┅」小丁吻遍了她的奶头,然後是那一片平滑的小腹,最後落在她的那一片又柔又细的阴毛,和那两片红润高突的阴唇上。小丁俯下身去,用手拨开了小云的那两片紧紧的阴唇来,如毒蛇吐信般地把舌头伸了进去,同时吻舐着那肉缝内的一颗如红豆般的阴核。

  如此,吮着、玩弄着,只见小云,不时弓着身子,或者┅┅双手紧抓着小丁的头发,或者双手紧捏着床单,忍不住的轻哼∶「嗯┅┅ 丁大哥┅┅丁大哥┅┅好痒┅┅好痒啊┅┅嗯┅┅哦┅┅丁大哥┅┅上来┅┅ 上来嘛┅┅嗯┅┅」於是,小丁离开了那一片潮湿的沼泽地带、又回到那一对又白又挺的乳房那乳尖的两颗鲜红欲滴的奶头°°就像水果摊上待卖的新鲜草莓一样,令人忍不住想咬它一口、吃它一口。

  小丁捧起了那一对捏得出水似的玉乳来,一只用嘴和舌尖抵吮起来,另一只则用手不断的轮流揉捏着。

  只见小云被弄得兴奋难耐,不时轻张着玉唇,不时抖动着双腿,不时伸挺着 双手,用手紧紧地抚搓着小丁的头发和脸庞,嘴里浪叫着∶「嗯┅┅嗯┅┅啊┅┅丁大哥┅┅丁大哥,我好痒┅┅上来┅┅上来┅┅吻我┅┅吻我┅┅」「吻我┅┅吻我┅┅吻我┅┅嗯┅┅对了┅┅这样才乖┅┅这样才是我的丁大哥┅┅对了┅┅啊┅┅嗯┅┅」小云不停的扭摆着身子,一边还不停的娇嗔道。

  小云的一双手,紧紧圈着小丁的脖子不放。小丁像发狂的野兽一样,狠狠的吻封住小云的红唇,咬她的香唇。她整个人恣意的躺在床上,香唇微张、美目轻闭,双手紧按着小丁的头发,让他舐吻着自己的项颈和发丝。

  在经过一场半推半就的反抗之後,已是像只软弱的羔羊,只有无力的等待着一个未可知的命运前来,就像是等待着小丁的蹂躏和强奸似的。

  而小丁正就是这只饥饿难耐的老虎,双眼透着炽热的欲望,呼吸浓浊而短促,全身炙烫发热,欲火如激情素的燃烧着他的丹田,使得他血管贲张,血液澎湃。

  他情不自禁的整个人重重的压在小云美丽的胴体上,准备大口的享受眼前的这道佳肴似的。

  大腿根处的那一片森林,禁不住春情的刺激,像黄河水决堤泛滥似的,不时向外汩汩地冒着淫水,沾满了阴毛、阴唇,映着皎洁的月光,一闪一闪的,煞是好看。

  於是,小丁一边吻着她的香唇,同时抓着小云的左手来握住自己那根炙热的大肉棒。小云可很懂事,左手牵着象鼻子,右手拨开丛林,不偏不倚的把龟头抵在洞口上,而立即又羞答答地把手缩了去。

  小丁干这种事虽谈不上顶尖,但有过数次之後也颇有心得,他不立即插进去,而先吊吊她的胃口,来个罗成叫关。他把龟头稍稍陷入洞里,然後用枕头把她的粉臀垫高,使得鸡巴和阴户成四十五度角,这样一来,每当他插下时鸡巴不会进洞,但却全面的磨擦着小阴唇和阴核。这种调情的技巧并非每人都懂的,看倌不妨一试。

  这样又磨又擦,经过了有一阵子,直等到她欲火如焚,全身炙烫,这从她那脸色一阵青一阵白。还有娇躯猛抖就可知。

  而他也是呼吸浓浊而急促,双手止不住的抖动,亦是一派忍不住春情荡漾的样子。

  於是,小云趁着他把屁股抬起来之时,将自己的玉臀抬起,拨开阴唇,用手紧按住他的屁股,往自己的阴道一沉,只听得一声「噗叱」一声,一根又硬又长又烫的鸡巴,便全根尽入。

  一时之间,两个人都只是张着嘴不说话。

  许久许久了之後,小云才开了腔∶「喔┅┅嗯┅┅爽透了┅┅简直整身的骨头都要散了似的┅┅啊┅┅美妙极了┅┅」

  小丁的整根阳具含在小云的小穴里,两个人一起享受这种无比的快乐。

  小丁只是伏在她的身上,按兵不动;一会又探索似的,按住她的红唇,紧紧的,密不透风的吻住她,只等到那阵快感逐渐消落下去了,小丁这才开始轻抽慢送了起来。

  小丁性交的动作很奇怪,他的屁股老是跷得高高的,头便埋在小云的乳沟里。

  小丁做爱的时候,显然地是不喜欢多说话的,只顾自己的抽插罢了。

  经过了十来分钟如此细致的玩弄之後,两个人的性欲又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了。於是,小丁突然抬起屁股,然後猛劲的向下一沉,那根阳具就像冲锋陷阵的战士一样,狂喊着厮杀向前奔冲。

  只听得她「唉哟」了一声,「嗯┅┅嗯┅┅」整个人就像趐软了似的,又像是经过一场长睡,如今才轻悠悠的醒转过来。

  「嗯┅┅丁大哥┅┅丁大哥┅┅哦┅┅哦┅┅丁大哥┅┅爽呀┅┅」小丁在她的身上像野兽蹂躏绵羊一样的蹂躏着她,好像要她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折磨着她似的。又好像是把她抛入了九霄云外,让她碰不到天,又不能着地。

  小云娇喘连连∶「啊┅┅嗯┅┅嗯┅┅快活┅┅丁大哥┅┅丁大哥┅┅哦┅┅爽歪歪┅┅」她最後的几声「丁大哥」,就好像是在呻吟,或者┅┅就像是在一个人最无助的时候,所发出的求饶声。

  小丁可是闷着头,专心地埋头播种。小云可是一副兴奋难耐的模样,阴水在他的龟头摩娑下,「噗叱!噗叱!」地奏着音乐。

  小丁亦是兴奋难耐,忍不住,渐渐的┅┅那根炙烫又硬又长的阳具,便毫不留情的在她的穴内出出进进的,如活塞般,直搅得她的阴水又是一阵外流,玉腿乱,双手像海难中的幸存者一样,紧紧抱着他的脖子,嘴里不停的吐出些轻微的喘息声∶「嗯┅┅嗯┅┅啊┅┅啊┅┅」

  一曲淫水主奏的交响乐,再加上小云的淫浪声和小丁浓浊的喘息声,整个斗室内一时充满了不同风味的民谣、小调。两个人一上一下的,配合得极有节奏感当小丁加快了速度,小云亦加快了速度;小云挺着玉乳,磨擦着小丁的胸膛。

  一阵炙烫般的电流,便一下子传遍了他的全身四肢,就像突然被浇了一身的冷水似的,他不由得震了一下,就像是昏迷了多日,突然清醒了似的,又紧抱住小云的蛇腰,用力耸动着屁股,用力地狠抽狠干。

  这时,小云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,双手趐软的平放在床上,忍受着小丁永无止境的玩弄蹂躏。

  「嗯┅┅嗯┅┅啊┅┅」脸上却又一副乐不思蜀,爽歪歪的模样。她的双手、她的玉腿,经过他的又一阵狠抽猛插之後,又手足舞蹈了起来,嘴里更是不停的娇哼浪叫着,且不时的吻着他那流满汗水的脖子,有时又吻住小丁的耳朵,不然就是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小丁的背後。

  那一双冰冷柔软的玉手,在小丁的背後滑过的时候,可就像是一道强劲的一下子传遍了小丁的全身四肢,包括°°他的嘴唇、他的毛发、他的血管、他的阳具、他的龟头。於是,他更像是一头发怒的野兽一样,恣意地、疯狂地、不顾一切後果地,在她的身上毫不留情的猛插猛送,直弄得她叫爹叫娘。

  「哦┅┅丁大哥┅┅丁大哥┅┅慢点┅┅慢点┅┅啊┅┅唉┅┅啊┅┅唉唷┅┅会把我干死的┅┅嗯┅┅」小云不住的喘气,不停的呻吟,整个人陷入了一片疯狂的、半昏迷的状态。

  只见她微闭着美目,红唇欲张非张的轻开着,嘴里哼着几近於呻吟的喘息声。

  她的玉臀随着他的抽插猛抬,纤腰直扭,且猛摆着头。反正是一切她所能用到的做作,她一下子全用上去了,享受着这无比美妙的一刻。

  如此又经过了一阵,两个人的欲火都已达到了最高潮,简直可以用「欲火焚身」、「生不如死」等字眼来形容此时此刻这一对热情男女的情形。

  两个人就像发狂了一样,坚持着最後的冲刺。一上一下交互配合着、迎凑着。

小丁的阳具更像肆不惮忌的狮子,在大口大口的咬着他的猎物。淫水就像河水泛滥似的,汩汩的随着龟头的抽出,淌在阴唇外的阴毛上,在月光的映照下,一闪一闪的,就像夜空里的小星星在眨着顽皮的眼睛似的。

  小云,显然已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了,她简直是疯狂的迎挺着上臀,一面还用力地按着小丁的屁股,往自己的小穴狠抽狠插,简直是不顾死活了。

  两个人就这麽憋着气,冲杀了数十下。突然,小云的阴壁猛地一收缩,紧紧夹着小丁炙热的阳具、炙热的龟头、性感的马眼,然後一阵火辣辣的阴精,从深不可测的无底洞内,喷泻而出,洒在小丁的命根子上。

  他忍不住的震了一下,稍微停了一下,享受这无比美妙的一刻。,然後,他继续自己未打完的仗,单刀直入,单枪匹马,直搅龙潭虎穴,「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」正就是此意。

  小云此时,已是尝尽了甜头,整个人便软趴趴的躺在床上,而小丁一个人却仍然埋着头猛干着。单人弹簧床经不住他的冲撞,「依依呀呀」的同样发出近乎女人呻吟的声响。

  而小云也许是太累了,只是躺着微张着嘴,美目紧盯着小丁的头发,和沾满了汗水的脖子和胸膛,柔顺的任由小丁在她的身上搜括着。

  小丁闷着头、憋着气,如此抽插了数十下。突然,龟头一收,马眼一缩,身子颤抖,接着,数道热辣辣的、强肝补肾的阳精便直泻而出,射在她的花心上。

  止不住的,小云也是陡地震了一下身子,双腿紧挟,口中发出了一声惊叫了∶「啊┅┅嗯┅┅唉唷┅┅」

  「啊┅┅嗯┅┅」小丁也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叫,然後便趐软的躺在小云的身上头便塞进小云炙烫的乳头、乳沟间。

  阳具泄了精之後,仍然插在她的穴里,享受着无比美味的性交乐趣。

【完】[ 此帖被manma在2020-03-20 11:27重新编辑 ]